January 30, 2023

新年一定要脫單!

蕾雅看完小說最後一頁,把書本關起來,抱在胸前。

實在太浪漫啦!她心想。男主角在女主角額頭上深情的留下一個吻,然後緊緊抱住她。

有個人珍惜自己多麼的好!為什麼我都已經 28 歲了,還沒有遇到一個如意郎君啊!

也難怪,念大學時朋友圈都是女性,出來社會工作後更不用說。辦公室裡才那麼區區幾個員工,不是上了年紀又有家室的男性、就是看起來有點渣男的男人。

難怪以前總是聽人說:在求學時沒有找對像,出來社會就更難找了。

蕾雅向來朋友也不算少,每一次週末想要找人陪伴、逛街、喝茶、旅行,只要她開口邀請,都有人願意結伴,當然局限於女性。也因此,她沒有太在意單身與否。

但是也許邁向三十大關,朋友漸漸各有各忙,這種情形最近特別常發生。好幾次朋友都推著說家裡有事情,有的則說公司加班。但是到最後打開社交網站,才發現她們原來身邊都多了個異性。

看來,如果不好好努力,往後的日子也只有自己為自己慶祝生日了。

新年一定要脫單
新年一定要脫單

敬翔從椰子樹上爬下來後,旁邊小亭子的中年男生向他大聲打了個招呼:”今天這麼早就過來啦?”

“是啊,今天反正睡不著,就早點過來了。” 敬翔回道。

敬翔自小在這里長大,一個離開城市大約兩個小時路程的小鎮。由於需要上班,他唯有搬出去,一個人在城市居住。但是離不開長大的小鎮,這裡有年少的回憶,也有家人的陪伴。

為了生活,在城市已經超過十個年頭,但是生活的重心卻不在那裡。

每逢週末,他都會回到小鎮中。家中老爸在屋旁有個小園圃,敬翔只要回到來,都會幫忙澆水除草。感覺對著樹木與植物,人也特別舒服。

爬椰子樹是他小時候最愛玩的,總愛和鄰居小孩到處找樹來爬,椰子樹是他認為最有挑戰性的,因此特別愛爬。


“怎麼這次又是一個人回來啊?” 敬翔邊看著在準備晚餐的媽媽,邊和她聊天。媽媽終於忍不住問道。

“要不,你還想要見誰啊?” 敬翔打趣道。

“當然是女朋友啊,你唸書時是資優生,上班又那麼有前途。真的不了解你,怎麼可能沒有女朋友。”

“媽,你要我去哪裡找啊?難道在路上隨便找一個女的當女朋友?”

“哎呀,你有那麼多下屬,難道就沒有一個女下屬喜歡你嗎?還是你太挑剔?” 媽媽確實感到很好奇,敬翔由小到大都那麼優秀,只差他不像其他兄弟那麼主動。媳婦茶都等到頸項長了,想要抱孫的心也已經等到沒力氣了。

“這種東西不可以強求,有緣分自然會有。” 說完,敬翔移步回到臥室,他不想和媽媽再繼續聊這個話題,以免起爭執。


週日早上,敬翔站在小食店外,看著手錶好多次,時間已經過了半個小時。原本約了小學同學來這間小食店吃早餐,結果等到現在還沒見人影。信息響起,“我突然有事做,改天再約!”

沒法子,也許他要帶太太孩子出門也不一定。

敬翔獨自走進小食店,今天的店比平日人多。也許因為星期一是公假,連續三天假期,有許多外地人來渡假。

這個小鎮近年來開始有成為渡假村的趨向,隨著湖泊四周的景色漸漸美化之後,越來越多民宿出現了。好壞參半,成為渡假聖地後,的確帶旺了商家們的生意。自從這一輩的年輕人都往城市裡發展之後,商家們的生意可以說是下滑了不少。如今這樣的情景,已經多年未見。

但是另一邊廂,卻又覺得人多車多,感覺太複雜了。人就是這樣矛盾,總愛從好處裡挑出骨頭。


離公假還有三個星期,蕾雅坐在床頭邊的書桌,手裡握著日曆,盤算著來臨的公假應該去哪兒玩。每年在這個時候到別處出遊,已經成了她多年來的習慣。

可是今年有點兒不同,她先前和身邊好幾個最好的朋友提起出門旅遊這回事,竟然每一個都有藉口推掉她的約會。結果,這是她頭一次嘗試到單獨出遊的滋味。

也許換作其他人,會直接把出遊的念頭給打消,但是蕾雅卻不想放棄這個多年來的習慣。

更何況,有可能她會一直都單身下去呢?她不想因為單身而影響到自己的興趣,生活還是要過。

她看著電腦屏幕,找出一個小鎮的民宿網頁,點擊了 “預訂” 的按鈕。決定了,這一次她將會自己到這個美麗又安靜的小鎮上渡過三天兩夜。


獨自在一角坐著享受早餐的敬翔,看見前面桌有個女生。頭上頂著個鴨舌帽,身邊還有一個大包包,看起來不是這裡的人,應該又是一個從外地來的渡假者。由於全程只有她一個人在吃東西,而且在吃之前還不斷為食物拍攝,因此敬翔特別留意她。

當他吃完了桌上的食物後,前面那個女生的桌上還留下好幾盤食物,感覺上她應該不會吃得下所有食物。如果不是外地人,怎麼可能會一個人叫了那麼多食物呢?

敬翔經過女生的桌旁,悄悄離開了。

明天就是周一,原本因為公假的關係,他還可以多逗留一天。但是由於手頭上還有好幾個案子還沒有處理好,需要提早離開小鎮。所以他打算先到湖泊走一走,吸一吸新鮮空氣再離開也不錯。

這個湖泊,很多年以前是個廢墟。在敬翔 18 歲那一年,不知從哪兒來的工程,開始挖掘土地,花了兩年時間,終於完成了這一個美麗的湖泊。周邊還有幾個小型公園,還有山邊那個文化市集,每逢週末都會有來自各地的藝術家到這裡擺設檔口。

市集與風景美化,一年比一年好。自從這些設施形成之後,湖泊這一帶開始人潮多了,尤其是假日及週末。而這個湖泊,離敬翔家只需要十分鐘路程。

雖然時間尚早,但是他發現原來還有很多人比他來得更早。

他走到比較深遠處,因為這里人少,空氣也比較清新。他走了兩圈後,隨意找個石椅坐下,待了三十分鐘後,有個熟悉的面孔出現在前方不遠處。身穿黑色T恤的年輕女生,戴著副眼鏡。看她身邊的大包包,他認得是她,正是剛才在小食店裡的那位女生。

敬翔的視線不知怎的隨著她挪移,也許這裡的景色已經看膩了吧。視線在女生走進山邊市集後,漸漸的模糊,敬翔站起身來,決定回家準備離開小鎮。

新年一定要脫單!
新年一定要脫單!

在城市里工作了幾個星期,最近公司為了忙著一個企劃,大家都奔波於籌備與開會。敬翔放下手中的電話,告知媽媽他這個星期應該沒有回家了。

今天是周六,他剛剛完成一場會議,與總裁及其他部門經理商討了最後一個議程。終於鬆了一口氣,企劃將在下個月啟動。雖然無法回小鎮的家,但是還是有一些時間可以在城市中消磨一個下午。

反正有一部想看的電影快要下映,就到電影院看一場電影吧。一個人看電影並沒有什麼不妥,只是前面的座位都坐滿了情侶,頭靠頭,手牽手,眼睛簡直有點刺痛。這也是為什麼他不常來看電影的原因。

這兩個小時半的電影,看得不是太入神。散場後,從電影院的階梯走下來,身後被突如其來的衝力狠狠的撞得差點從階梯上滾下去。幸好他還站得穩,趕緊捉住身邊的扶手,轉過身一看,咦?

“是你?!” 敬翔衝口說出這兩個字。

那個女生臉色驚慌,直說對不起。聽到這兩個字突然回過神來,雙眼睜得大大的,整個臉充滿好奇。

什麼 “是你?” 蕾雅心裡嘀咕著。 “我。。。我們認識嗎?” 腦海中滿是疑問,她好像從來沒見過他。

敬翔自覺無禮,趕忙道歉。他接著說:“你應該是上個月到小鎮走走的那個女生,對吧?” 雖然認得出是她,還是應該再確認一下。

“對,難道你當時也在?”

“是,因為那是我的家鄉。”

“哦,剛才真的對不起,下階梯時不小心踩空,撞到你真的不好意思。” 她不斷道歉,因為這實在太失禮了。

“沒關係”

不知不覺中他們竟然同一個步伐,在廣場中走了一段路程,盡都說一些關於小鎮的故事。來到廣場大門外,已經入夜的天空,廣場前小噴泉的燈光亮起來,好美好美。

他們突然對望了一下,雙方都靦腆地彼此笑了。互相道別前,敬翔留下了自己的手機號碼。


沖好涼,坐在床上正準備睡覺的敬翔,回想剛才那一幕,和蕾雅一起站在小噴泉的前面,互相道別的畫面浮現眼前。

心裡竟然有種感覺,想要信息她一個晚安。但是他沒有向她討手機號碼,因為好像不太禮貌。尤其是現在的治安不好,平白跟一個初次見面的女生要聯絡號碼,感覺她應該也不會給。

帶著遺憾的思緒入睡,直到天亮。


敬翔從椰子樹上爬了下來,自從那天之後,他也沒有收到女生的聯繫。看來,這應該不是一段什麼獨特的情緣,及早忘了她應該會讓自己比較好過。

他走到旁邊的小亭子,從小學同學手中接過一杯冰飲。上次放了鴿子,朋友今天知道敬翔回老家,專程過來和他敘舊。

“你還不快點找個伴啊?” 朋友總是喜歡苦口婆心的問他同一個問題,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。

“隨緣啦!”

“我們這個年紀,如果身邊沒有一個伴,回到家,做什麼事都一個人,有時候會很無聊的。”

“你和老婆中學就在一起,當然講得簡單。我們這種離鄉背井的人。。。” 不對,這件事跟離鄉背井沒什麼關係吧,算了。

“對了,我老婆的大學同學今天過來,她說要盡地主之誼帶她吃一頓晚餐,你也過來吧。不然,我一個人沒有事做,也很無聊。” 朋友邀請。

“你的孩子可以跟你一起啊!” 其實同學是孩子奴,怎麼可能會無聊,也許是要更熱鬧吧。 “你還有叫其他同學嗎?”

“好啦好啦,我再多叫兩位,你也很久沒有見他們了。”


來到約定好的餐館,敬翔走進去,張望同學的踪影,原來他們早已到了。除了主人家,其他人都還沒有到,敬翔隨意找個位子坐下來。

“他們在路途中。” 同學說到。

敬翔和他的小孩們玩了起來,年過三十的他,看見小朋友竟然還會精神亢奮的玩鬧一番。

“蕾雅,你坐在這邊吧!” 同學的太太麗雯招呼她的大學同學坐在孩子的身邊,也就是敬翔的隔壁。敬翔抬起頭,禮貌的準備打聲招呼,沒想到是她!

兩人停頓了半秒,但是仍然禮貌的不把驚訝的神情表露於臉上。

“敬翔,她是我的大學同學,蕾雅。” 麗雯雖說是同一個小鎮長大,但是並不太相熟。

“哦,我們之前有見過面。”

“是啊,那麼你們多聊聊吧。”

整頓飯,敬翔與蕾雅交談的話題並不多,可是彼此的心情卻欣喜與緊張參半。飯局終於結束了,正當大家準備各自離開時,敬翔主動問蕾雅:“你開車過來嗎?”

“不,我剛才是招車過來的。” 一面回答,一面滑手機,準備招回程的車子。

“不如我載你回去,你住哪裡?” 敬翔提議。

“熊熊民宿,離這里大約 10 分鐘。”

“那,不如我載你?”

“哦,好。。。”

同學拍拍敬翔的肩膀,說:“加油!” 敬翔心裡明白這話的含意,伸出左拳作狀要捶打同學的腹部。接著,大家各自離開。


“你怎麼會過來這裡?” 在車裡,敬翔帶著好奇問道。

“我也不知道為什麼,麗雯是我以前的大學同學,她結婚後都沒什麼聯絡。可是那天刷手機,發現原來這裡是她的家鄉,就想到過來看看。沒想到一約就成了。”

敬翔心裡暗想,難道蕾雅口裡說是來看麗雯,實際上是來看有沒有機會再和他碰個面?想著,心裡竟然帶點撒花感。

“如果不是剛好我也認識麗雯他們,看來我們也沒有機會碰面。”

“是。。。” 蕾雅不曉得如何接話。

“我的手機號碼,你還有收著嗎?” 敬翔不想待會告別後,又帶著疑問回家。

“我還收著。”

“我還以為你會信息我。。。”

“嗯,最近沒有什麼節日,所以沒有祝賀圖。” 她有想過發個信息給他,但是又好像沒有足夠的理由去做。

“也對。。。” 敬翔覺得問這句話有點冒冒然,人家是女生,而且平白無事幹嘛信息自己。

“那下次你再來探麗雯時,也順道找我,看有沒有時間吃個飯?”

“好。”

準備下車之際,敬翔忍不住問:“我可以要你的手機號碼嗎?”

“還是,我待會發個信息給你?” 想了片刻,蕾雅靦腆地反問。

“好。。。”

“我回到民宿房間了,謝謝你載我回來。” 五分鐘後,蕾雅的信息來了。敬翔帶著微笑,轉動駕駛盤離開民宿大門。

新年一定要脫單!
新年一定要脫單

回到老家,沖個涼,敬翔靜下來後,回复蕾雅的信息:“你什麼時候離開小鎮?”

“明天。”

“要不要一起?反正我也是一個人。”

“嗯,我大概早上 11 點會退房。”

“那我 11 點在民宿前等你。”

“好,明天見。”


回到城市後,敬翔與蕾雅兩人沒有相約出來,但是基本上每天都會通過信息聯繫。感覺一天沒有收到對方的信息,心裡就有個空洞。

還有兩週就是農曆新年了,敬翔約了蕾雅出來吃頓晚餐,之後,順道看了場電影。

這一場電影,劇情很好,幾乎沒有冷場。但是有好多次,心臟似乎會停頓又跳動。這麼多年來,第一次在看電影時身邊多了一個人,感覺特別窩心,卻又不太真實。

蕾雅亦然,前幾個月生活圈子突然縮小了許多,想要找個朋友聊天也變得非常困難。但是現在,身邊似乎有位很想要繼續探索更多他心裡的男性朋友,但是又不是名正言順的對像。關係有點模糊,但是這一刻她不在乎。

電影結束後,他倆走到之前小噴泉的旁邊,準備分開回家。在道別之時,敬翔突然安靜下來,感覺上身邊的事情都停頓了下來,安靜得連呼吸也聽得見。

“蕾雅,雖然我們沒有見面很多次,但是這幾個星期我們每天通信息,不知道你覺得我這個新朋友還合格嗎?”

“哈?” 這個問題,她從來沒有想過會有人在她面前提出來,更不曉得該如何回答。

“這一次的農曆新年,我不想再單獨一個人回老家,不知道你願意陪我一起回去嗎?” 這句話別具用意,沒有人會聽不懂的。但是畢竟他從來沒有向她提出過想要交往,如果答應他,似乎太隨便。慘了,這根本就是一道天下最難回答的問題!

“你認為,我們有機會嘗試交往看看嗎?” 這句話終於從他的口裡提出來,蕾雅的心不停的強烈跳動,呼吸變得短促。

“我。。。我不知道。。。你讓我想想。” 真想趕緊離開這裡,呼吸也深怕他會聽見。她不想讓敬翔看見她不知所措的樣子,竟然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了。

留下敬翔獨自一人胡思亂想,難道他問得太倉促,還是從頭到尾也只是他自己一廂情願?如果真是這樣,他寧可自己從來沒有提出任何要求。

三十多歲男人,原來在感情事上他是這麼脆弱的。


回到家中,這個多疑的男子不斷思索,是不是有做不對的部分?想來想去還是想不通。

他翻看這幾個星期的信息,希望找出任何線索,看看是否自己自作多情?可是一直不斷地刷回之前信息的同時,他還是覺得雙方都有關心對方的言詞,怎麼看都不像自己多想。

她應該對自己有感覺的,可是為什麼?難道她已經心有所屬?如果真是這樣,為什麼她從來不曾透露過?

他舉起指頭,很想要信息她問個清楚。但是這種冒昧的舉動,似乎不怎麼得體,搞不好,連朋友也沒得做。也許,他們只適合做個簡單的朋友,至少目前為止是這樣,應該是。

看了看時鐘,時間已經過了兩個小時。不是說,開心的日子過得比較快?為什麼現在這種心情,時間也會過得這麼快?

唔~~唔~~ 靜音的手震動起來,是信息。眼尾瞄了一下,是她!

“對不起,剛才突然走開。”

“是我說錯什麼嗎?”

“不是” 只是這麼簡單的回答,怎麼接話啊?敬翔正煩惱著如何接下去這個話題時,信息又來了。

“農曆新年,應該可以。可是我必須先回我家。”

這是說~~~ 這是說~~~ “沒有問題!” 敬翔的心臟又重新砰砰亂跳起來了。

“那我在老家多逗留幾天,等你過來!”


“媽,我回來了!” 敬翔的聲音,隨著新年歌曲傳進家來。

聽新年歌是他們家的習慣,從年廿八開始一直播放到農曆新年之後。

“咦,怎麼今天你看來這麼開心啊?” 媽媽實在好奇,這麼多年來敬翔的臉總是不會有太大起伏。無論開心或煩惱,都是非常平靜的,叫人無法猜透他心裡想什麼。可是這一回,連老一輩的媽媽也看出來有些端倪。

“媽,明天我陪你到菜市多買些菜。”

“幹嘛?嫌媽媽買得不夠嗎?每年都是吃不完的吧!” 媽媽好奇敬翔這麼怪。向來他都不管家事,更何況買菜這些瑣碎事。

“我的朋友年初三會過來吃飯。”

“什麼朋友?” 媽媽瞪大雙眼,難道是。 。 。

“你最想要看到的,就是朋友。”

“好好好!媽一定準備一頓豐富的!”


今年農曆新年,蕾雅和敬翔終於脫單了。迎接他們的,是更好更精彩的未來。